“新桂军”作家李约热推出中短篇小说集《人间消息》

来源:本站2019-06-11179 次

“新桂军”作家李约热推出中短篇小说集《人间消息》

6月2日,广西实力派小说家李约热携新作《人间消息》做客北京单向空间书店,与文学批评家贺绍俊、作家邱华栋和李浩等嘉宾畅谈现实主义与乡土写作等相关话题。 活动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主办、单向空间书店承办。 《人间消息》是李约热近五年来创作的中、短篇小说合集,题材跨越城乡,有以野马镇为背景,讲述在封闭的环境里人性与命运苦苦纠缠的故事。

如中篇《龟龄老人邱一声》中一老一少“密室”里的交往,引出关于记忆、死亡、爱与孤独的命题。 又如短篇《情种阿廖沙》,通过一个年轻人和一个重刑犯妻子的“不伦之恋”,讲述野马镇独特的风俗志。

也有以城市为背景,通过对知识分子勇气与操守的揭示,反映在社会转型阶段,知识分子的身心将如何安放这一命题等等。

他的小说立意深刻,擅于利用怪诞、黑色幽默去揭示生活的悲剧。 在分享会上,李约热谈到,广西相对于北京来说是偏远的地方,这让他想到卡夫卡的小说《在流放地》。 对“流放地”这个概念,从年少时的生活经验中就有自己理解和体会。 作为一个少数民族作家,对于一个远离“中心”的写作者来说,他要面对的是更多野生的、原生态的东西,而这种原生态的环境反而滋养着自己的创作。

李约热的很多乡土题材小说都以“野马镇”为背景,缘于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乡下,那里有一条河叫野马河。 野马河并不狂野,反而是很柔弱的,水流很少,到了秋冬季节几乎要断流了。

《人间消息》中的《龟龄老人邱一声》讲述了野马镇长寿老人七十岁丧子之后失忆的故事,写作中李约热曾在如何把故事展开上遇到了瓶颈,中途停了一年以后终于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另一篇带有传奇色彩的小说《情种阿廖沙》并非自传性写作,而是有创作原型,原型要比作品中的更加惨烈。 李约热表示,野马镇的故事讲不完也写不完。

贺绍俊评价李约热“是一个非常有激情、有浪漫主义色彩的作家”,第一次读他的《戈达尔活在我们中间》,不管是语言描写,还是文学构思都很巧妙。

但李约热并没有一直延续这种风格创作与现实社会拉开距离的小说。

他的第一个长篇《我是恶人》,完全是贴着现实写的,素材、内容、人物完全来自现实生活。

以一种非常写实的手法去写现实中阴暗的一面、“恶”的一面。 贺绍俊认为,小说中的野马镇弥散着一种现实生活中“平庸的恶”。 李约热揭露了社会的一种现实:人们甘于平庸,推卸责任,对公共的事情缺乏热情。

当一个镇子里的人都采取这种态度后,人们也就失去了道德价值的评判,甚至将“恶”当成了学习的楷模。 李约热的小说写现实生活中的“平庸的恶”是对现实生活的批评与反思,因为“恶”,让李约热更加接近了现实主义精神。 邱华栋认为李约热的小说有几个特点,第一个是他的小说写了边缘地区的中心生活。 每一篇作品的题目就是交给读者的一把钥匙。 “人间消息”就是生老病死、爱恨情仇、恩恩怨怨。 而小说的主题写的就是这些东西,他写的还是我们人间世象的最根本的东西,也是我们文学应该表达的东西。 文学存在的意义就是要写“人间消息”,他认为李约热在这点上秉持了优秀小说家的伟大传统。 有评论认为,从文学风格上来讲,李约热是文学“新桂军”的代表性作家。

中国文学上也有一个从边缘地区向中心进发的文学“桂军”,人数不是很多,但是他们极其独特。 李约热在写作技法上,在对当代生活的观照上,在讲故事的能力上都非常精彩,语言上也非常有特点,总体是简洁的,也有一股狠劲,但是做了冷处理。

李浩表示,李约热的小说立足于浓重的现实烟火,强烈的生活气息和生命质感让人感同身受。

同时,他的小说有着极佳的艺术品质,间或的飞翔让人目眩、惊艳。

《十月》杂志编辑赵文广认为李约热的小说更倾向于现实主义,作品自带广西自然风景中的一种野性气息。

他的作品关注一个地区,从一种广角的、散点的角度去关注一个人群,写的人物非常扎实。 青年作家李潇潇认为,李约热的作品有两个特点,其一是奇特。 其二是潇洒。

他的作品有一种劲儿,非常潇洒,有一股男人味。 她觉得李约热的作品很难归类到哪一种作家派别中,他会把他文本中魔幻现实主义的东西拉到中国当下的现实中。

中信出版集团无界分社主编曹雪萍则表示,李约热的语言运用了镜头语言,长镜头特写、广角镜头的调度很精准,画面感特别强。 “边缘才是阐释世界的地方”这句话用来形容《人间消息》也非常合适。 在他的文本中他不是告诉我们答案,而是一种提问。 野马镇有种奇特的气息,小说里有混沌也有真相,不是那么清晰的表达,这恰恰是很重要的,是引人深思的。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