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6章 道吾的弱点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2105 次

第3456章 道吾的弱点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道术领悟极致,招式运用到了极致,力量修为达到极致……道吾这个家伙似乎将任何东西都修行到了极致,哪里还有什么弱点呢?反正连幻绝这个家伙都没有看出道吾究竟是有什么弱点,如果真的是有什么弱点,可能也不是从这个宇宙层次生物的角度可以看出来的。

道吾,算是真正的高层次宇宙强者,强大得让人绝望!秦朗也有一种绝望的感觉,但是在绝望之中,秦朗看到了道吾唯一的弱点——狂傲!自信!似乎认为无人可以在道术领悟上超越它,所以这个家伙自信爆棚,而这个可能是秦朗唯一能够利用的地方。 无论道吾多么强大,这里毕竟是第六层次宇宙,而且秦朗和幻绝都十分确定眼前这个道吾并非其本来面目,它只是为了适应第六层次宇宙的法则力量而故意弄成这个样子,至于它的真正面目是什么,秦朗并不知道,也不太关心,因为这并非重点,而重点在于既然道吾化身为第六层次宇宙生物的模样,那么自然是要适应第六层次宇宙的法则力量,就算是道吾领悟了所有的法则、所有的功法,却也无法改变一个事实——它的身体必须要适应第六层次宇宙的法则力量。

除非,道吾不想保持这个身体现在的形态。

“幻绝,我想到一个办法,或许可以制住这个道吾。

”秦朗如此向幻绝说道。 “能够制住它,你确定么?这个家伙简直是一个变态,什么道术、什么招式都精通,你确定能够制住它么?”幻绝似乎都有些不太相信,认为它和秦朗可能已经是生命走到尽头了,谁知道第七层次宇宙中竟然降临了这么一个怪物进来,这根本就是无法战胜的啊!“侥幸一试而已,无法确定!”秦朗当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对付道吾这样的变态,但是秦朗相信事出必有因,相信在道吾强大的身体内部,也应该有其弱点存在,因为一个人在某些方面强大,那很正常,但是如果每个方面都已经强大得不像话,那可能就很有问题了。 道吾,这个家伙也是如此,它说它自己就是“道”,意思就是说任何法则力量、任何术法、任何招式它都已经修炼到了极致,无人可以战胜它。

但是,这不过是道吾自己的说法而已,秦朗可并不这么认为,在秦朗看来道吾可能是“欺骗”了他和幻绝,这厮的强大之中,肯定是巧妙地隐藏了它自身的弱点所在。 但是,幻绝的弱点在什么地方?一个精于各种法则力量,各种道法的道吾,其弱点如果真的存在,那么如何隐藏的呢?“如果你没有什么新的手段,那么我就只能灭杀你了。

”道吾用主宰一切的语气向秦朗说道。

“我知道你精通所有的道法、所有的招式,你就是‘道’的化身,但是总有些东西,是你无法领悟和掌控的!”秦朗终于推衍出了道吾那一丝丝弱点所在,这个时候的秦朗,好像在忽然之间忘记了一切的道法、一切的法则力量,而最终秦朗的拳头上面释放出来的却是“无”的力量——无法无天!这是秦朗从天鬼和幻绝的零宇宙中领悟到的力量,零宇宙之中,没有任何法则力量,也没有任何道法,但却是一切道法的终结和开始,所以秦朗认为唯一可以压制道吾的办法,就是不用任何的“道”跟其作战——无法无天,则无止境,则无极限!果不其然,这一次道吾忽然间变得慎重起来,虽然秦朗释放出来的力量似乎并不算强大,招式也并不精妙,但是真正让道吾有些紧张的是秦朗拳头释放出来的虚无力量,而且这个时候秦朗就好像是捏住了道吾的“小尾巴”似的,当秦朗拳头上面的力量席卷过去,似乎一切的道法和法则力量都已经开始崩溃。 是的,无论是法则力量、道术运用还是招式等等,秦朗都无法胜过道吾,因为这个家伙就如同它自己所说的那样,它自己就是“道”的本身,所以才如此强大无比,所以才无法被超越,秦朗就算是再厉害,也无法与之相比的。

但是,如果秦朗不动用任何道法,任何招式和法则的话,道吾自然也就无法拥有任何的优势了。 更何况,无论多么强大的法则,多么玄妙的道法,在此时的秦朗看来,也只是一个词语“有道”而已,而唯一能够与之匹敌的,那就是“无道”,这就是此时秦朗拳头上演绎出来的东西。 如果是论道,论法则力量,秦朗注定不是道吾的对手,因为这个是事实,不管秦朗和幻绝是否认同,这都是无法更改的让人绝望的事实,道吾就是这么强大,而且强大得没有道理。

不过,无论道吾这个家伙何等强大,它真正强大的地方也在于“道”的领悟,对于法则力量的运用,哪怕是秦朗也拍马追不上,连秦朗最擅长的武神之道都被人家给超越和压制了,秦朗自然也就无可奈何。

但是,在法则和道术方面秦朗无法超越,却并不意味着在别的方面也无法超越,别忘了秦朗也领悟到了零宇宙的力量,对于“无法无天”更是有极其深刻的了解,说起来这还是归功于幻绝,幻绝对于零宇宙的领悟和运用,那可是远远超过了秦朗和天鬼的。

但此时秦朗施展这“无法无天”的拳法时,就算是幻绝也不禁为之动容,因为幻绝也没有想到秦朗居然可以将万法归于无法,真正释放出了“无法”的力量。

道经中曾经说“无极生太极”、“无中生有”,也就说无论多么精妙的道法,其本源也是来自于“无法”之中,既然道法都是从无法从演绎出来的,那么理所当然也可以用无法来克制道法。 从无可以到有,那么自然也可以从有归于无,这就如同生死更迭一样,都是永恒不变的道理。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