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九回 义正辞严沧狼行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155 次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回 义正辞严沧狼行最新章节

耿少南并不知道屈彩凤落入金不换之手后的事情,甚至不知道那天晚上她为什么会魔性大发,杀人如麻,他勾了勾嘴角,说道:“我再说一遍,我是跟苗飞虎有过共同对付你的合作协议,但我并不知道他会招来金不换,那天在南京城外的小棚里,我也不知道那几个杀手是冲着你去的,我还以为是你的巫山派手下要对付我呢。 ”屈彩凤冷笑道:“耿少南,你以为你是谁?以我的武功,杀你还需要帮手吗,还需要设局吗,你太高看自己了吧。 明明就是你跟东厂勾结,设了局,现在铁证如山还要狡辩,你们武当派,就是这样虚伪做作吗?”耿少南大声道:“你有什么冲着我来就行,不要牵涉武当!告诉你,我们武当弟子都光明磊落,如果是自己的过错,绝不会否认,当日里是我失手杀了杜七娘,要拿我的命去抵,我心甘情愿,但你要是想借题发挥,找一个理由跟锦衣卫联合,去对付武当,那我就是死,也绝不答应。 ”孟彩珠冷笑道:“真是好笑,你以为你是谁?耿少南,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武当弟子,挂个大师兄的名头,也不过是个只能训练新弟子的家伙罢了,你的死活,对于武当无足轻重,别再自作多情,以为自己很重要了。 ”耿少南心中一团怒火在燃烧,不知为何,从昨天被陆炳擒下,与他对话后,他的心中就开始起了波澜,无论是陆炳,还是巫山派众人,言语中对自己的轻视与不屑,溢于颜表,而这是以前自己在武当山上的时候,完全无法体会到的,也许,是自己一直以来的谦让,把所有的光芒都留给了徐林宗,突然间才发现,除了小师妹外,所有人也都是这样对比徐林宗和自己的,难道自己生来,就必须要低人一等,永远抬不起头吗?耿少南咬了咬牙,沉声道:“不错,我耿少南是一个普通的武当弟子,但我的心中有侠义,有正义,我愿意为自己做的错事负责,可是你们呢,你们巫山派的人,哪个手里没有无辜人的性命,哪个手上没有沾满鲜血,你们可曾有过忏悔,可曾有过向人偿命的念头?”屈彩凤冷冷地说道:“这个世界,是要讲究实力的,不错,我们巫山派打家劫舍,有所杀伤,在所难免,但是我们劫的,不是贪官污吏,就是鱼肉乡里的恶霸豪强,那些看家护院的走狗,只能怪自己倒霉了,如果谁觉得不满意,可以来向我们巫山派寻仇,我们若是输了,那也没有话说。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美目之中杀机一现:“可是你耿少南不一样,你跟我们的恩怨,说白了不就是因为武当派对于我们巫山派的敌意所导致的吗?如果不是你的师门下令,让你来窥探我们巫山派的秘密,你又怎么会跟我们起了冲突,杀了七娘?”“耿少南,我实话告诉你,你的死,只是给杜七娘偿命,至于武当派和我们巫山派的过节,远远没有结束,你别以为自己一命,就可以抵了两派恩怨了,孟堂主说的不错,你不配!”耿少南气极反笑,仰天放声,笑声中透出无尽的沧凉与悲愤,即使是孟彩珠,白玉燕等人,听之也为之脸色一变,笑完之后,他低下了头,看着屈彩凤,双眼之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厉声道:“是,我耿少南确实一无是处,在江湖上也不过是个无名小卒,可是我的师弟徐林宗,却是名满江湖,人品武功皆是上品,受人敬仰,前途不可限量。 但是就因为你这个妖女。 。 。

。 ”耿少南说到这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猛地向前一步,挣开了架在他脖子上的几把刀剑,孟彩珠的剑本就一直架在他的脖子上,甚至拉出了那道血痕,血珠子一滴滴地顺着剑身流淌。 这一动,几乎要切到里面的血管,她的脸色一变,连忙手腕一松,抖开了这一剑,其他几名巫山派弟子也都怕真的就这样杀了耿少南,纷纷收剑,但仍然在耿少南的脖子上留出了四五道血痕,鲜血开始不断地从这些伤口涌出,很快就把耿少南的脖子和领口染得一片腥红。 屈彩凤也给那一声“妖女”气得花容失色,柳眉倒竖,双拳紧握,对着耿少南怒目而视,耿少南完全不在意自己脖子上的伤势与疼痛,大声说道:“你这个妖女,不知道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媚惑伎俩,引诱了我的徐师弟,让他为了你不惜背叛师门,前程眼看着就要毁掉。 我们这些师兄弟不知道劝了他多少次,他就是不肯回头。 不过这样也好,如果我的死,能让他认清楚你的真面目。 。

。 。 ”说到这里,屈彩凤眉头一皱,厉声道:“我的真面目是什么,你说清楚!”耿少南哈哈一笑,双眼通红:“你的真面目?你的真面目就是一个嗜血残忍,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疯起来连自己人都可以手撕,不疯的时候也是偏执狭隘,不可理喻,为了你的一已私怨,置巫山派于巨大危险之中!”屈彩凤咬牙切齿地说道:“那天晚上我是寒心丹毒发作,不能自控,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轮不到你教训我,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我跟锦衣卫合作,就是让门派处于危险之中了?耿少南,不要企图为了保你这条命,就东拉西扯,信口开河!”孟彩珠附和道:“就是,少主,此人就是想要胡说八道,离间我们和锦衣卫的关系,以保他的狗命,千万不要上当!”耿少南冷笑道:“屈彩凤,你以为锦衣卫跟你合作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因为现在锦衣卫东厂支持瑞王,而武当支持太子吗,他们不敢冲在前面直接对付武当,就想拉拢你们顶在前面,到时候你们巫山派跟武当战端一开,死人越来越多,仇越结越深,你这个当少主的,成为他人的傀儡,会很高兴吗?”屈彩凤的眼中光芒闪闪,沉吟不语,久久,她才一挥手:“把耿少南给我押下去,包扎一下他的伤口,我要考虑一下如何处置此人!”(。

)。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