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汉口女人三部曲”看京剧现代戏创作

来源:本站2019-05-15194 次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快两周。在家人和老师的共同努力下,你和老师、伙伴们慢慢地熟悉起来,能高高兴兴上幼儿园了,在园也不哭闹了,爸爸妈妈和老师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了。  老师们都很喜欢Benison,因为你是个有礼貌的乖宝宝。

  全新FH/FM交付  沃尔沃卡车全新车型自今年5月正式投放中国市场,受到各行各业的广泛关注。

内容摘要:关键词:作者简介:  近年来,武汉京剧院院长、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得主刘子微率领剧院同仁、广邀编导专家,创作了以“汉口女人三部曲”——《生活秀》《水上灯》《美丽人生》为代表的一批京剧现代戏,在业界和观众中间获得好评、引发反响。 中国戏曲现代戏研究会会长、中国剧协副主席季国平认为,“汉口女人三部曲”体现了刘子微对京剧艺术的探索精神,是近年来京剧现代戏创作中值得关注和重视的作品。

甚至有的专家索性将其概括为“刘子微现象”。

  5月7日至9日,刘子微与京剧现代戏创作研讨会暨中国戏曲现代戏研究会第31届年会在湖北武汉举办。 专家从“汉口女人三部曲”出发,研讨京剧现代戏创作的经验与心得。   题材领域实现突破  刘子微说,她的创作与表演不求第一、但求唯一。

“汉口女人三部曲”以及《三寸金莲》等作品的确做到了气质独特、与众不同。   尽管从四大名旦、四大须生到京剧表演艺术家李少春以及后来的许多京剧名家,都提出京剧的发展创新、与时俱进等问题,但真正做到却不容易,选材方面的突破就很困难。

《中国戏剧》杂志原主编、戏剧评论家姜志涛认为,京剧表现历史题材比较容易,维系京剧根本的传统程式技巧在这里能够得到充分发挥,而表现现代题材就相对困难。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研究员、戏剧评论家马也看来,戏曲现代戏表现农村题材尚且比较容易,表现都市题材尤其困难。 “‘汉口女人三部曲’展现的是真正的现代城市生活,属于填补空白的创作。 ”马也说。   《生活秀》中的板凳舞、对武汉吉庆街热闹景象的展现,《水上灯》中对武汉汉口百姓日常生活的艺术化描摹,《美丽人生》中的扁担舞等,都充满熟悉又新潮的人间烟火气。 武汉京剧院创演的京剧《光之谷》更是将直播、街舞、人工智能等富有时代气息的元素置于京剧舞台,强化时代感。   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副院长、中国剧协顾问薛若琳就此想到题材与时代的关系问题。

“现代戏当然要反映现实生活、展现时代精神,但不宜跟某一具体的政策捆绑得过紧,否则,政策的调整将使创作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 ”薛若琳说,刘子微的几部现代戏就对这种关系把握得非常得当。   创新不离传统神韵  专家评价刘子微的创作态度是“艺胆包天”,敢于突破传统,也敢于突破自我。 但在京剧表演艺术家刘长瑜看来,刘子微是有扎实的基本功和传统戏功底的,这正是她现代戏创作成功的关键之一。   刘长瑜表示,她对刘子微的最初印象来自京剧电影《红楼二尤》,刘子微饰演的王熙凤令她惊讶。

“她没有按照以往模式演,而是另辟蹊径,让我感受到小说《红楼梦》中复杂、多面的王熙凤。 那时我就感到,刘子微的功力非常强,用京剧的手段塑造人物,不炫技,如同说话一样平实自然的演唱,很难得。 ”刘长瑜说,“传统功底是她现代戏成功的基础,她在传统规范中找到了现代人物塑造的精神和美学,让生活程式化、程式生活化。 ”  正如刘长瑜所说,刘子微的传统戏功力相当扎实。 在京剧《三寸金莲》中,她运用了京剧舞台上几近失传的跷功,既呼应作品的反封建主题,又极具技巧性、观赏性。

在《水上灯》中,刘子微京剧、汉剧“两下锅”,展现出对千回百转的唱腔强大的驾驭能力。

“我觉得,如果一部戏别人练几天就能演,那就说明特色还不够。 我排的戏,至少要让别人练半年以上才能演。 ”刘子微的玩笑中,透出心血和汗水浇灌出的坚定和自信。   把京剧唱到国外  刘子微和武汉京剧院不仅注重创排现代戏,而且将京剧唱到了国外,这在地方京剧院团中是不多见的。   从2015年到2018年,武汉京剧院海外演出的足迹走过美国纽约、旧金山,英国爱丁堡,德国杜伊斯堡,瑞典博伦厄以及澳大利亚的许多地区,《三寸金莲》《春秋配》以及《国粹生香》折子戏专场等演出,深深吸引了海外观众。 澳大利亚巡演的最后一场演出,剧场加了100个座位后,仍有许多观众是站着看完演出的。   专家称,京剧院团出国演出,选择传统剧目尤其是武戏的居多,刘子微和武汉京剧院选择新创剧目、展现高超技巧,在京剧海外传播之路上闯出特色、形成品牌,这为“刘子微现象”的内涵增加了新的维度。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