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好生活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0108 次

56,好生活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什么叫翻手为云?什么叫覆手为雨?什么又叫因势利导,借力使力?田芯今天算是长了一次见识。 她并不知道因为她的参与让王勃这小子捡了多大的便宜,即便她问,那比猴子还精的小子估计也不会跟她说实话,但是看那小子拿着新签的租房合同,一脸的烂笑,田芯就知道王勃占的便宜肯定不小。 王勃当然有理由笑了。

不仅门面的转让费因田芯的几分钟露面凭空少了两千块钱,当黄泽元把房东喊过来后,王勃看到了黄泽元跟房东签订的一千二的月租,跟黄泽元最初喊的一比,一个月又少了三百,一年三千六,两年就是七千二。

几句嘴皮子一场戏,九千二百块钱就节约了下来,还有比这更高兴的吗?当然还有!趁着房东在场,除了继续转租黄泽元剩下的两年租约,王勃又跟房东签订了一份两年租约到期后的续租合同,时间是三年。

房东一开始根本不乐意,王勃又是讲自家米粉店的生意多么好,租了之后绝不会像上一任一样一年不到就拍屁股走人,肯定会一直租下去,绝不转租;又是给房东涨房租,约定两年之后的租金每一年在原来的基础上上浮5%。 通常来说,房东最烦的事有两件:其一就是租客租不长久,频繁的转租,每转租一次,麻烦房东不说,新来的租客一般都要对房子进行重新装修和改造,敲敲打打,东改西改,这多少会对房子造成一定的破坏。 其二就是租期过长,没有升值空间。

而王勃的两个约定,恰如两支标枪直接扎在了房东的死穴上,那他还有什么担心和不满意的?于是乎,王勃顺利的得到了这个实用面积一百零八个平方的铺面五年的使用权!从1999年一直到2004年,这个铺面的使用权就归他所有了!王勃之所以要把租期延展到五年,是因为他准备把这个新铺面打造成以后连锁店的标准模板。

现在“曾嫂米粉”的装饰装潢因为当初资金的限制还是太过粗糙,距离那几个洋快餐的标准还差距甚远。 他现在有了“曾嫂米粉”这个现金奶牛,加上时间也足够充裕,他就可以不惜代价的朝“基劳”靠齐了。 而一旦提高“曾嫂米粉”的装修档次,那投入的资金肯定也相当的可观。 短短两年的租约就变得相当的不保险。 两年后万一房东变卦,不租给他了,或者要求大副提高租金,那王勃怎么办?到时候他除了捏着鼻子接受房东的漫天要价外恐怕别无他法。 先小人,后君子,不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道德和人格上,这是他这世为人的原则。 一天之内,招到了关萍、田芯这两名有潜力的员工,租了一套满意的房子,成功将心仪的铺面收入了囊中,还圆了儿时的一个梦想,四喜临门,仅仅想一想,王勃就觉得自己今晚上做梦恐怕都要笑醒。

王吉昌和曾凡玉也很高兴,隔壁的铺面用低了很多的租金拿了下来,多增加了两个各方面看起来都不错的员工,可谓双喜临门。

至于在四方城内租的那套房子,两口子则认为那并不是什么“喜”,而是一种情非得已的破费了。 而几乎亲眼见识了王勃对田芯这个城里人的游说,并全程参与了隔壁铺面的租赁,作为一个地地道道,没什么文化的农村妇女,钟晓敏无法像田芯那样想出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她的这个外甥,只是在父母前面一个劲的夸奖和感叹:“王哥,姐姐,你们的勃儿真是了不起!真是太厉害了!他啥个这么凶(厉害,有本事)喃?!他好凶哦!你看嘛,这才几天,他就给你们弄了两个铺面!你们以后真的是要享福了!”“嘿嘿,凶啥子哟凶!就是些小聪明!”王吉昌露出大板牙,嘿嘿的傻笑。 “呵呵,我们勃儿从小就很听话,很懂事,成绩一直都很好……”曾凡玉则乐呵呵的在钟晓敏面前讲起自家娃娃的好来。 王勃的母亲虽然大字都不识一个,连一天幼儿园都没上过,但是王勃最佩服,也最感激自己母亲的地方就是从小到大,曾凡玉不仅从没打过他,连骂也没骂过,甚至连重话都没说过一次。 绝大部分时候,特别是在外人面前,她母亲都是用她所能够想到的,最朴实的语言,以表扬的方式来评价和鼓励自己的儿子,而非当时其他父母惯用的,谦虚式的“贬损”。 而母亲一直以来的表扬,又一直激励着王勃用更优秀的成绩,更懂事更听话的言行举止来回馈母亲对自己无私的信任,他不想让自己的母亲失望,他希望成为母亲的骄傲!曾凡玉从来不曾在王勃面前说过任何的大道理,没文化的她也说不出来什么大道理,她对王勃的影响自始至终都是她的“言传身教”,“身体力行”:孝敬父母,热爱丈夫,关怀儿子,善待亲友,接好四邻……后来离开家乡,独自在外生活的王勃,每每想到自己的母亲,从脑海中跳出来的第一个画面永远都是那张和蔼可亲,从不动怒的脸,这让他感到无比的温暖,在无数个人生失意的阶段,给了他勇敢拼搏下去的勇气。

借着父母都很高兴的当口,王勃提出今天晚上多弄两个好菜,庆祝庆祝,顺便也给新来的关萍接风。 王吉昌和曾凡玉自是无不同意。 “那我们弄点啥子好吃的喃?”一说到吃,王吉昌就开始搓手,同时两眼放光。 “去买条鱼嘛,老汉儿。 上次李娘和梅姐拿的鸭子不是还剩一个吗?干脆喊我妈整个酸菜鸭算了。

然后我再去好吃街砍半个油淋鹅。 三个大菜,你再炒个素菜整个汤差不多了。

你觉得喃,老汉儿?”“这个安排好!要得!今天晚上的伙食就这样安排了!”王吉昌当即同意。

“王哥,勃儿,你们要弄好多哟?快不要整那么多!整那么多哪里吃得完嘛!”钟晓敏在一旁感叹和劝阻。 这段时间顿顿见肉,隔天吃一回烧腊,晚上还可以喝啤酒的好伙食让以前十天半月才能吃一回肉的钟晓敏感觉自己完全过上了戏文中地主老爷的生活。

然而每天回家,当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婆婆喝着稀饭,嚼着酸菜或者吃着一个简单的素菜时,莫名的愧疚和罪过的念头就会冒出来。

钟晓敏经常担心,要是自己以后不再米粉店上班了,自己不知道还能不能习惯过去的“苦寒”。 “不多,哪里多嘛?哎,晓敏,你别管,听你外甥的安排就行了。 ”王吉昌对钟晓敏道。

“爸,妈,小舅母,那今天晚上就这样安排了哈。 我现在去好吃街砍油淋鹅,顺便接萍姐,她现在还在租的那个房子那里打扫卫生。

这都几个小时了,应该打扫得差不多了。 ”王勃将关萍从老家带过来的蛇皮口袋绑在他那辆崭新的山地车后座的车架上,就准备出发。 这时,王吉昌和曾凡玉才发现王勃屁股下的车子变了。 “你哪个时候把你姐的车子骑过来了喃?你好久去你大姑那里来的嗦?”王吉昌问。 “呵呵,对了,妈老汉儿,忘了给你们说,刚才去租房子的时候自行车坏了,然后就去买了一辆……”王勃一说完,立刻用力一蹬踏板,飞快的朝前方冲去。

“你个败家的鬼豆子!买这么贵的东西都不跟老子商量一下。 以后把卡全部交给老子,让老子来管钱……”“你别说勃儿,你看勃儿骑的车子像啥子样子嘛?那么高个小伙子,骑那么矮个车子,我是没得钱,我有钱早就该给他买辆像样的车子了。

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捡这个捡那个的旧车子来骑,你不难受,我这个当妈的难受得很……”“呵呵呵,王哥,要不是勃儿,你现在哪能当王老板儿哟!再说,勃儿买了车子,你还不是可以骑?又不是他一个人骑!”“不是他一个人骑哪个骑?我这么大个人了,未变(莫非)还去跟他争车子骑吗?算了算了,你们人多,我说不过你们了,我买鱼去了……”王吉昌没想到自己教育子女的两句话,立刻招来这么多的讨伐,悻悻然的骑上他的那辆破车,走了。

————————————————————今天睡了个懒觉,舒服;但是眼睛里面落了个渣渣,一直卡,难受!感谢“要做好人”,“镜湖烟柳”两位兄弟的打赏!lt;ahref=http://;起点中文网ahref=target=_blank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