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客正当无雁处,故园谁道有书来:曹松《南海旅次》赏析

来源:本站2019-07-13107 次

为客正当无雁处,故园谁道有书来:曹松《南海旅次》赏析

南海旅次曹松忆归休上越王台,归思临高不易裁。 为客正当无雁处,故园谁道有书来。 城头早角吹霜尽,郭里残潮荡月回。

心似百花开未得,年年争发被春催。

注释:⑴南海:今广东省广州市。

⑵越王台:汉代南越王尉佗所建,遗址在今广州越秀山。 ⑶裁:剪,断。 ⑷当:一作逢。 无雁处:大雁在秋天由北方飞向南方过冬,据说飞至湖南衡山则不再南飞了。

南海在衡山以南,故曰无雁处。

⑸霜尽:此处指天亮了。 广州天气暖和,天一亮霜便不见了。 ⑹郭:古代在城的外围加筑的一道围墙。 荡:一作带。

⑺发:一作向。

译文:抒发内心的怀乡之情最好不要登上越王台,因为登高望远只会使内心的思乡情结更加无法排解。

我正在南海这个鸿雁无法飞到的地方客居,故园的音讯又有谁可以传达呢?城头的角声吹去了霜华,天已经亮了,护城河里尚未退尽的潮汐还荡漾着残月的投影。 长年郁结在心中的归思就像含苞待放的花蕾,年年春天一到便被催发开来。

[创作背景:此作于公元900年(唐昭宗光化三年)之前。 曹松是舒州(治所在今安徽潜山)人,因屡试不第,长期流落在今福建、广东一带。

这首诗就是他连年滞留南海(郡治在今广东广州市)时的思归之作。 赏析:《南海旅次》是唐代诗人曹松的作品。 此诗以作者翻腾起伏的思绪作为结构线索,在广州的独特地理背景的衬托下,着力突出登高、家信、月色、春光在作者心中激起的反响,来表现他羁留南海的万缕归思。 全诗情景交融,境界苍凉,格调沉郁,笔触迂曲婉转,写得凄恻感人,在抒写长年漂泊的羁旅愁绪之时,也隐约地流露出屡试不第、壮志难酬的失意情怀。 曹松是舒州(治所在今安徽潜山)人,因屡试不第,长期流落在今福建、广东一带。 这首诗就是他连年滞留南海(郡治在今广东广州市)时的思归之作。

作者以翻腾起伏的思绪作为全诗的结构线索,在广州的独特地理背景的衬托下,着力突出登高、家信、月色、春光在作者心中激起的反响,来表现他羁留南海的万缕归思。

首联忆归休上越王台,归思临高不易裁,从广州的著名古迹越王台落笔,但却一反前人的那种远望当归的传统笔法,独出心裁地写成忆归休上,以免归思泛滥,不易裁断。 如此翻新的写法,脱出窠臼,把归思表现得十分婉曲深沉。

金圣叹称赞这两句忽然快翻远望当归旧语,成此崭新妙起(《圣叹批》甲集),是说得不错的。 颔联为客正当无雁处,故园谁道有书来,诗人巧妙地运用了鸿雁南飞不过衡山回雁峰的传说,极写南海距离故园的遥远,表现他收不到家书的沮丧心情。

言外便有嗟怨客居过于边远之意。

李煜的雁来音信无凭(《清平乐》),是写见雁而不见信的失望;而曹松连雁也见不到,就更谈不上期待家书了,因此对句用谁道有书来的反问,来表现他的无限懊恼。 颈联城头早角吹霜尽,郭里残潮荡月回,展示了日复一日唤起作者归思的凄清景色。 出句写晨景,是说随着城头凄凉的晓角声晨霜消尽;对句写晚景,是说伴着夜晚的残潮明月复出。 这一联的描写使我们想起唐诗中的有关:三奏未终天便晓,何人不起望乡愁(武元衡《单于晓角》);回潮动客思(李益《送归中丞使新罗册立吊祭》);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静夜思》)。

看来,在唐人心目中,明月、晓角、残潮,都是牵动归思的景色。 如果说,李白的《静夜思》写了一时间勾起的乡愁,那么,曹松这一联的景色,则融进了作者连年羁留南海所产生的了无终期的归思。 归思这样地折磨著作者,平常时日,还可以勉强克制,可是,当新春到来时,就按捺不住了。 因为新春提醒他在异乡又滞留了一个年头,使他归思泉涌,百感交集。

心似百花开未得,年年争发被春催,形象地揭示出羁旅逢春的典型心境,把他对归思的抒写推向高潮。

句中以含苞待放的百花比喻处于抑制状态的归心,进而表现每到春天他的心都受到刺激,引起归思泛滥,那就象被春风催开的百花,竞相怒放,不由自主。 想象一下号称花城的广州,那沐浴在春风里的鲜花的海洋,我们不禁为作者如此生动、独到的比喻赞叹不已。

这出人意表的比喻,生动贴切,表现出归思的纷乱、强烈、生生不已、难以遏止。 写到这里,作者的南海归思在几经婉转之后,终于得到了尽情的倾吐。

这首诗在艺术上进行了富有个性的探索,它没有采用奇特的幻想形式,也没有采用借景抒情为主的笔法,而是集中笔墨来倾吐自己的心声,迂曲婉转地揭示出复杂的心理活动和细微的思想感情,呈现出情深意曲的艺术特色。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