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八回 双美独留沧狼行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0933 次

第一千三百零八回 双美独留沧狼行最新章节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李沉香,一身翠绿色劲装,缀以几抹红色的她,如同一朵亭亭玉立的睡荷,透出无穷无尽的妩媚。

李沉香的神色坚毅,眼中光芒闪闪,对着屈彩凤,沉声道:“帮主的命令,属下自当遵从,可是这一条,恕难从命。 ”屈彩凤抿了抿红唇,说道:“李堂主,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洞庭帮上下,最不应该留在这里的,就是你了,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爹娘,为你全家考虑,你爹我没记错的话,已经是礼部左侍郎了,升到这个官位并不容易,陆炳已经说得清楚,如果你留下,就是附逆叛乱,不仅自身难保,还要连累家人。 ”李沉香咬了咬牙,朗声道:“我爹娘对我有生育之恩,却把襁褓中的我就送上了昆仑派学艺,在他们眼里,只不过是个无用的累赘罢了,这么多年来,我甚至难得见他们几面,即使回到他们的身边,最后的归宿也是给他们安排,嫁给一个甚至我都不认识的官家子弟,那样的生活,不是我李沉香要的。 ”屈彩凤叹了口气:“可他们毕竟是你的亲生父母啊,你就是不喜欢他们,不想回到他们身边,也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意气用事,害了他们啊。

”李沉香摇了摇头:“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主宰过自己的命运,我最欣赏李大哥,屈帮主的一点,就是你们不论成败,都能把自己的命运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所以这一回,我想学一次你们。

”屈彩凤摇了摇头,沉声道:“李堂主,你是洞庭帮的成员,而我是帮主,刚才我下过了命令,所有的洞庭帮众都必须遵守。

你也一样。 此事不要再多说了,跟着谢帮主走吧,我和你的李大哥不会有事的,此生我们一定还有重逢的时候。

”李沉香微微一笑。 眼中神芒一闪:“如果我不是洞庭帮成员了,是不是就不用遵守帮主的命令了呢?”屈彩凤一下子愣住了:“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沉香转向了沉吟不语的谢婉如,说道:“谢姐姐,当初是你介绍我加入洞庭帮的。 楚老帮主让我当堂主的时候,你也在场,当时楚老帮主说了些什么,你还记得吧。

”谢婉如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当初是我邀请妹子加入的,楚老帮主很欣赏妹子的武功人品,亲口说过,洞庭帮欢迎妹子加入,要是哪天妹子呆得不开心了。

想走的话随时可以,不用象一般帮众一样,入帮需立誓,出帮需三刀六洞,赤脚走过热刀阵才行。 不过妹子,你想要离帮的话,就是扔下我们众兄弟了,以后再入,恐怕就只能从普通帮众做起,你真的想清楚了吗?”李沉香笑道:“这就是了。

谢姐姐,我想得很清楚,帮中的兄弟们,多半拖家带口。

就让我这个想要自由的人,任性一回吧。

”谢婉如叹了口气:“可是你的爹娘怎么办?出帮容易,割断和父母的关系,却是万万不能的!”李沉香一咬牙,剑光一闪,长剑出鞘。

一下子削断了自己的一只小辫,乌黑油亮的辫子,转瞬落向了地上,还未落地的那一瞬间,李沉香的玉腕一抖,向上一吸一抓,潜劲过后,这根发辫就抄到了她的手中。

谢婉如的眉头紧皱:“妹子,你这是?”李沉香的眼中泪光闪闪,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向着谢婉如递去那只发辫:“谢姐姐,还烦请您把此物转交给我爹娘,告诉他们,沉香不孝,不能承欢膝前,也不能为爹娘分忧,今生今世,与二位大人断绝父女之情,有如此辫,欠他们的生育之恩,只有来世结草衔环,做牛做马来报答了!”说到这里,李沉香终于忍不住,泪水如开了闸的洪水一样,汹涌而出。 谢婉如叹了口气,接过了这只发辫,说道:“妹子,你的意思,还有这只发辫,我一定会转交给令尊和令堂的,放心!”她转过头,对着屈彩凤点了点头,一抱拳,“帮主保重,属下等先行告辞。 ”屈彩凤“唔”了一声:“一切当心!”六百多名洞庭帮众,依依不舍地带着伤者和同伴的尸体,从那条通道离开,洞庭帮的人众本就是最多,这一下离开,加上之前走掉的百余名少林棍僧,场中少了一大多的人,只剩下武当,峨眉,黑龙会三个门派加起来二百多人,看起来空空荡荡的,与另一边黑压压一大片的魔教,锦衣卫与英雄门弟子相比,少得可怜。 李沉香抹了抹眼中的泪水,站到了屈彩凤的身边,屈彩凤轻轻地叹了口气,捉住了她的手,轻声地安慰着这个姑娘。 李沧行的嘴角勾了勾,转而看向了林瑶仙,说道:“林掌门,你们峨眉派也没有必要卷入此事,还是速速离去吧。

这回是皇帝的御命,无可更改,留下来的话,只会连累门派的。

”林瑶仙点了点头,沉声道:“峨眉弟子听令,全部从那条通道离开,下山后不得回头,直接返回峨眉金顶。

”了因师太皱了皱眉头:“掌门,你不跟大家一起走吗?”林瑶仙摇了摇头:“师祖,弟子刚才比武落败之后,已经把这掌门之位暂时让给了您,现在的瑶仙,不过是峨眉派一个普通的弟子罢了,刚才看到李姑娘可以这样自由地主宰自己的命运,瑶仙很羡慕,所以瑶仙也想任性一回,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了因师太的眉头紧锁,沉声道:“瑶仙,你的情况不一样,你毕竟现在还是峨眉的掌门,不象李姑娘那样先出帮,再断与父母的关系,你的决定,会连累到峨眉派的。

”李沧行也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瑶仙,这次不是普通的江湖道义,而是涉及谋逆之事,一定会连累门派,不要由着自己的性子乱来啊。 ”。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