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卷·在小宝宝的房间里

来源:本站2019-07-10160 次

第4卷·在小宝宝的房间里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爸爸、妈妈和兄弟姊妹们都看戏去了。 只有小小的安娜和干爸爸在家。

我们也来看看戏吧!他说,而且马上就开始。

但是我们没有舞台呀,小安娜说,而且还没有人来演呢!我的老木偶不能演,因为他太讨厌了。

我的新木偶又不能把她的漂亮新衣服弄皱了。 一个人只要把自己的本领使出来,就可以演戏,干爸爸说。

现在我们来搭一个舞台吧。 我们在这边放上一本书,再放上另一本,再加上第三本,成为斜斜的一排,然后在另一边又放三本这样,我们就可以有侧面布景了!那边的木匣子可以当作背景;我们可以把它的底朝外放。

谁都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舞台代表一个房间!我们现在只缺少演员了!看看玩具匣子里还有些什么东西!只要把人物安排好,我们就可以演戏了。

一个角色*配一个角色*:这样就成!这是一个烟斗头,那是一只单手套。

他们可以扮演父亲和女儿!不过他们只有两个人呀!小安娜说。 我哥哥的旧马甲还在这里,他可以不可以也参加演出呢?他倒是相当宽大,干爸爸说。 那么就让他演恋人这个角色*吧。

他的衣袋里什么东西也没有这倒是一件蛮有趣的事情,因为恋人的不幸一半是由于衣袋里太空的缘故!这儿还有一个硬果钳的长统靴;上面还有踢马刺呢!达达,得得,砰!他不是跺脚,就是大摇大摆地走路。 让他代表一个不受欢迎的求婚者吧,因为小姐并不喜欢他。 你觉得我们应该演哪一种戏呢?悲剧呢,还是家庭剧?演一出家庭剧吧!安娜说。

大家都喜欢这种戏,你能演一出吗?我能演一百出!干爸爸说。

最好看的是改编的法国戏,不过小女孩子不适宜看这种戏。

当然我们也可以选一出最适宜的戏,因为它们的内容都是差不多的。

现在我把袋子摇一摇!撒撒!崭新的!我们变出一出崭崭新的戏!请听节目单吧。

干爸爸拿起一张报纸,好像念着上面的字似的:烟斗头和好头①独幕家庭剧登场人物烟斗先生:父亲马甲先生:恋人手套小姐:女儿靴子先生:求婚者现在我们要开始了!幕启:我们没有幕,所以就算它已经启了吧。 一切人物都在场,所以我们就算他们登场了吧。

现在我作为烟斗头爸爸讲话。 他今天的脾气不好。

人们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彩色*的海泡石。

哎哎哟,嗨,我是一家的主人!我是我的女儿的爸爸!你要不要听我讲的话!在冯靴子先生身上,你可以照出你自己的面孔。 ②他的上部是鞣皮,他的下部有踢马刺。

哎哎哟,嗨!他要娶我的女儿做太太!①好头是丹麦文godthoved的直译;在丹麦的俗语中,它的意思是聪明人①靴子先生头上加的冯(Von)是一个德文字,表示他是出身于贵族血统。 靴子擦得很亮,所以能照出人的面孔。 小安娜,现在请听听马甲讲的话吧,干爸爸说。

现在马甲讲话了。

马甲有一个朝下翻的领子,所以他是非常谦虚的。

但是他知道他的价值,同时也有权利讲他所要讲的话:我身上没有一点污点!良好的质地应该引起人的重视。 我是真丝做的,而且我身上还有带子。

只有结婚的那天是这样,不能持久。 你的颜色*一洗就退了!这是烟斗头先生在讲话。

冯靴子先生有坚韧的皮,水浸不透,但同时又非常柔嫩。

他能发出格格的声音,他的踢马刺还发出铿锵的音调。 他有意大利人的那种相貌。 不过他们应该用诗讲话才对呀!小安娜说,因为只有这样才算是美丽的讲法。 这样也行!干爸爸说。 观众要求怎样讲,演员就得怎样讲!请看小小的手套姑娘吧,请看她伸着手指的那副样儿吧:一个手套没有配偶,只好天天坐着等候!唉!这真叫我忍受不了,我想我的皮要裂掉嗨!最后这个嗨是烟斗头爸爸讲出来的。

现在轮到马甲先生讲了:亲爱的手套姑娘呀!固然你来自西班牙,你还是应该嫁给我!这是丹麦人荷尔格的话。 冯靴子先生大步地走进来了,把他的踢马刺弄得琅琅地响,一脚把那三个侧面背景踢翻了。 这真是好玩极了!小安娜说。

不要做声!不要做声!干爸爸说。

赞赏而不发出声音,说明你是头等席位中有教养的看客。 现在手套小姐要用颤音唱一曲伟大的歌了:我讲不出一个道理,只好学做鸡啼:喔喔喔在高大的客厅里!小安娜,最动人的场面现在要开演了!这是整个戏中最重要的一段。 你看,马甲先生解开扣子了;他要面对着你作一番道白,好叫你为他鼓掌。

但是你不要理他这是项文雅的表示。 听吧,你听他的绸子①发出的声音:①西服中的马甲,后背总是用绸子做的。

你逼得我走向极端!请你当心!现在请看我的办法吧!你是一个烟斗头,我是一个好头呸,滚你的蛋吧!小安娜,你看到没有?干爸爸说。

这是最好玩的一幕喜剧:马甲先生一把抓住这个老烟斗头,把它塞进自己的口袋里去。

他待在那里面,于是马甲就说:现在你在我的衣袋里,在我的深衣袋里!你永远也跑不出来,除非你答应我跟你的女儿左手的手套小姐结为夫妇。 现在我伸出右手来!这真是可爱极了!小安娜说。 于是老烟斗头回答说:我的头脑很混乱!不像以前那样新鲜。

我的好心情忽然不见,我觉得我失去了烟杆。

嗨,我过去从来不是这样心里怎么会变得这样慌张?啊,请把我的头从你的袋里取出来,你只可以在这时候跟我的女儿恋爱!戏已经演完了吗?小安娜问。 还早得很!干爸爸说。

只是靴子先生这个角色*完了。 现在这对情人双双跪下来。 他们有一位唱道:爸爸!另一位又唱:请把您的头脑理一理,来祝福你的女儿和女婿。

他们得到他的祝福,他们结了婚。

所有的家具都合唱起来:叮叮!当当!多谢各位!戏已经终场!现在我们来鼓掌吧!干爸爸说。

我们来请他们谢幕也请这些家具来一起谢幕吧,因为他们都是桃花心术做的呀!我们的戏是不是跟别人在真舞台上演的一样好?我们的戏演得好多了!干爸爸说。

它不长,而且不花钱就可以看到,同时又可以把吃茶以前的那段时间消磨过去。 (1865)这是一篇很有风趣的小品,发表在1865年出版的《新的童话和故事集》第二卷第三部里。

它代表安徒生对于当时一些戏剧演出的善意讽刺:我们的戏演得好多了。

它不长,而且不花钱就可以看到,同时又可以把吃茶以前的那段时间消磨过去。 它是作者1865年夏天在佛里生城堡写成的,最初的篇名是《一曲完善的戏》,发表时为了减少刺激性*.改成现名。 (aisitair扫描漪然校对)。

  • A+
所属分类:当代文学